28、第二十八章_帐中香
优看小说网 > 帐中香 > 28、第二十八章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28、第二十八章

  天才·八六中文网()

  燕檀被裹挟着凉意的夜风从混沌思绪中唤醒,才发觉自己已经?对着那方绢帕出神许久了。

  她穿着单薄的中衣坐在床沿,被初春的夜风激得一个哆嗦。身旁垂下的帷幔被凉风吹起,蹭在她裸露的脚踝,有些痒。

  而毗伽已经?得到了她想?要的东西,早就携侍女心满意足地?离开。方才萨耶花容失色地?跌进殿中告罪,也被燕檀挥手屏退了。

  四下里唯有风穿过长廊发出的呜咽声。

  手上?那方绢帕上?写的匈奴文字是她根据记忆里玉牌上?的文字所描画下来的。好在她的记忆还算清楚。

  作?为交换,毗伽告诉她,匈奴文的意思是“王侯合昏,千秋万岁”,会写在匈奴单于赏赐给?新婚匈奴王侯贵族的礼物上?。

  解答完燕檀的疑惑,毗伽将绢帕丢回她的怀中,似乎忽然意识到什么,警惕地?问?道:“你为何会知道这些匈奴文?”

  燕檀含糊答道:“我曾在王宫中无意间撞见一名衣着华贵、器宇轩昂的异族男子?,心中仰慕,却不敢上?前询问?姓名,便暗自记下了他玉牌上?的文字。”

  毗伽面上?露出讥讽的笑容:“你们中原女子?果然生性淫/贱,尚是殿下的姬妾,便暗自记挂别的男子?。我若是将此事告知殿下,你——”

  燕檀道:“我自知无法与公主争得殿下,不得不另谋出路。我也是忠心于公主,才会出此下策,请公主莫要告知殿下。”

  “况且,”她抬起头来,向?着毗伽狡黠一笑,“公主此时去殿下那里告发我,手中并无证据,怕是会惹得殿下不悦,还请公主三思。”

  毗伽瞪大了双眼,气急败坏,但又不得不承认,燕檀所言正好道出她的软肋。

  她没有证据。

  偏偏燕檀也不恼,咬着唇笑意盈盈地?看向?她:“此间并无他人,我不妨对公主讲句实话。”

  “我并非什么赵国的华阳公主,不过是楼兰城中一名家中遭难、流落街头的寻常中原女子?。此番冒名进宫来本就是为了攀荣华富贵,自知比不得公主背后有权势滔天的母家,那便只好另择良木而栖。公主若是愿意为我引荐,实是两全其美

  之策。”

  毗伽怒不可遏。这淫/贱不堪的中原女子?非但自身言行下作?,冒充赵国公主戏弄殿下,还要利用?她堂堂汗国公主去行那鸨母虞婆之事,无异于是在当面羞辱她!

  她正要张口?唤人进来好好教训一顿这不知天高地?厚的中原女子?,然后捆到殿下面前,却又想?起燕檀方才的话——公主此时去殿下那里告发我,手中并无证据。

  可眼下燕檀竟自己将证据送到了她手上?!若是她假意引荐,实则带着殿下撞破她的好事,不就有了证据?

  毗伽欣喜若狂,而后将面上?的喜色堪堪掩住,扬起下巴道:“那么一言为定,他日你若寻到这人,只管派人朝我递个消息,我自当替你引荐。”

  燕檀被凉风吹得身上?阵阵发寒,于是站起身来,走到窗边,将窗子?关紧。

  如今她没有玉牌,自然也失去了能够直接指认凶手的证据。更何况,以目前楼兰王宫中的形势来看,恐怕就算她拿出玉牌,也是徒劳。

  国王久在病榻,不问?政事,元孟在赵国与匈奴之间摇摆不定,而安归更是……

  她叹了口?气,继续想?着,恐怕唯有她亲自动手,才能够查清幕后真?凶,替金雀和裴讷之报仇。

  那人在匈奴十分显贵,她下手之后很难全身而退。自对毗伽说出那一番话时,燕檀其实就已经?做好了玉石俱焚的准备。

  她需要早些同赵国划清关系,否认自己便是真?的华阳公主。唯有如此,事发之后,赵国才不会被她所连累。

  而到时局势若是再明朗些,她还可以借机离间匈奴与楼兰,令赵国摆脱困境。

  这是她所能想?到的唯一可以不辜负赵国,又不令金雀和裴讷之枉死的办法。此时看来,她竟然很庆幸那日安归在大殿上?如此诬陷她。

  燕檀闭了闭眼睛,趴在榻上?的方桌上?,将头埋进臂弯,忽然觉得十分疲惫。

  她忽然想?起一年?前在金京皇宫的御花园中,听到那些阿谀奉承燕茜、燕绯的贵女曾说的话。

  她们说的是真?的,和亲的确是一条无比艰险的路。

  去国怀乡,满目萧然。

  天光破晓,红霞映窗。燕檀在半梦半醒之间,忽然察觉到有一只手轻轻抚了抚她的头。

  她坐直身子?,看到处罗婆婆正佝偻着身子?站在榻前,手中提着一只食盒,脸上?满是担忧之色。

  燕檀霎时间清醒过来:“处罗婆婆,你怎么……”

  “我听说,你被那匈奴的公主抽了一鞭子?。”处罗婆婆缓缓说道,叹了口?气,将食盒放在榻边,躬下身慢吞吞地?取药酒出来,“伤口?在哪里,我替你看看。”

  燕檀这才反应过来,手上?那道鞭伤还在作?痛。而她昨夜里因为难得的心事太重,竟无暇顾及。

  她连忙将手掌摊开,看到干涸的血迹布满半个手掌,煞是可怖,不由得心头一跳。

  处罗婆婆轻轻握住她的手,摸索到伤口?的位置,用?沾了药酒的布巾轻轻擦拭。不知为何,即便她竭力放轻了手上?的力道,燕檀仍觉得她握着自己的手有些轻抖。

  “年?轻人太过气盛。”处罗婆婆声音低沉道,“我在这别苑伺候了这么多年?,见过多少沉沉浮浮,不妨与你直言,曲则全,枉则直,少则得,多则惑。一时气盛与处在上?风的人针锋相对,是下下之策。隐而不发,卧薪尝胆,才能成大事。”

  她说起话来很慢,嗓音也极为沙哑,甚至有些刺耳,但燕檀仍怔怔地?听着。

  老?婆婆的面目苍老?得可怕,一双眼睛紧紧闭着,更添了几分诡异可怖之感。燕檀却一点?都?不怕她,盯着她那双紧闭的眼睛出神。

  不见小姑娘有回音,似乎意识到自己说了重话,处罗婆婆动了动唇,没有再继续说下去。将药酒涂好之后,她从盒中取出几碟中原的点?心,摸索着摆上?榻上?的小方桌。

  “听闻你昨日同大殿下一起用?膳遭了意外,而后又被匈奴公主闹上?门来,一直水米未进,想?必腹中饥饿,吃些东西填填肚子?吧。”

  燕檀揉了揉发酸的眼睛,伸手去拿点?心,肩上?的伤口?却忽然一痛。她的脸霎时间变得苍白,手中的点?心落到了地?上?。

  处罗婆婆似乎是听到了动静,浑身僵了一僵,而后蹲下身去,摸索着将摔碎的糕点?,将它捡起来。

  “没有毒的。”

  她声音低低地?说,而后从碟中拾起一块点

  ?心放入口?中,向?燕檀证明。

  燕檀愣住,恍惚间听到她说道:“我没有想?过害你。”

  马车载着燕檀和局促不安的萨耶向?中宫驶去。

  萨耶绞紧双手,不时紧张地?向?窗外望去,面上?的表情辨不清是悲是喜。

  燕檀靠坐在马车里侧,今日身上?是窄袖紧身的胡服,还有颇具楼兰风情的百褶裙。她安静地?看了一会萨耶,而后移开了目光。

  萨耶同她说,自己一直在偏僻冷清的宫殿服侍,还从未到过中宫。但燕檀却很难相信。元孟将她安置在别苑,若是不在她身边安插几个眼线作?侍女,那就太不可思议了。

  不过这本也不重要,她们这番来中宫,是为了替国王庆祝生辰的三日盛宴。据说西域各国以及匈奴都?会派使臣前来此次盛宴,想?必燕檀真?正要应对的,远比一个作?为眼线的侍女要复杂得多。

  眼下燕檀身份依旧未经?证实,与元孟未成大礼,不算是他的妃嫔,在这楼兰王宫中身份尴尬,却依然受邀前来如此盛大的宴会,她总觉得背后另有隐情。

  而她的想?法很快便得到了证实。

  马车停在中宫侧门,前来迎接的侍女并未将她们引入宴会所在之地?,反而将二人带入一座幽深僻静的小院,侍茶后便悄然退下。

  燕檀在正房中狐疑地?等了半晌,都?不见有人来,便径自出门去看。谁知方才踏出房门,便迎面撞见一名赤发的异族男子?。

  那男子?的长发编成辫子?,身上?的服侍也皆不是楼兰风格,反倒是与毗伽的装扮有几分相似。

  燕檀心头一紧,心中明白过来,眼前这应是个匈奴人。

  而对方看清燕檀容貌的第一眼,便如同见鬼一般瞪大了双眼,露出恐惧与愤怒的神色,随即大步向?燕檀逼近。

  燕檀一退再退,直到触及身后的廊柱,才停下脚步。

  那异族男子?已经?伸手去摸腰间别着的弯刀,门外却忽然有一道熟悉的声音朗声道:“骨咄,我寻你半晌,你为何跑来如此偏僻的院落?叫我好找。”

  一抹月白的身影悠然踏入院门。

  安归负手而来,笑着睨了一眼燕檀,眼神中的意味深长一闪而逝,令燕檀几乎觉得自己是瞧花了眼。

  而后他转过头去同那匈奴男子?说笑道:“哦,竟然在这里遇上?了王兄藏在别苑的那位中原姑娘。不过骨咄,我记得单于半年?多前才为你赐婚,怎的尚是新婚,你就迫不及待地?看中了我王兄的新宠呢?”

  作者有话要说:安归:喜欢一个女孩子就要把压轴题的答案糊到她脸上。

  nbsips:1.“曲则全,枉则直,少则得,多则惑。”出自《道德经》。

  2.文中“王侯合昏,千秋万岁”参考尼雅出土汉锦上“王侯合昏千秋万岁宜子孙”字样,可以理解为化对西域和北方少数民族文化的影响~

  手机用户请浏览八六中文网()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,书架与电脑版同步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ukxs.cc。优看小说网手机版:https://m.ukxs.cc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